点击最多

 

猜你喜欢

并且增加执法成本

2020-08-18 05:44

“换句话说,旅馆可以设吸烟客房?”复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主任郑频频教授对此质疑道。参与控烟立法调研的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则提出,有条件的、设置通风装置室内工作场所,是否包括一个人的办公室,如果是,那就有为领导干部开口子之嫌。该中心表示,室内公共场所应当做到禁烟无例外,不能给任何人开口子,否则将增大执法难度。复旦健康传播研究所专家表示,公共卫生的一个基本伦理是均等化和普遍保护,人人享有不被烟草烟雾损害身体的健康权,没有例外。

“全面的无烟环境才能保护公众免受二手烟危害。”复旦和新探两家机构专家均表示,美国采暖、制冷和空调工程师学会作为国际公认的通风和空调学术机构,已发布权威声明,明确目前没有任何技术方法能控制烟草烟雾对健康造成的风险,包括最先进的稀释通风技术或者空气净化技术。他们介绍,香港科技大学此前一项“吸烟房的技术可行性研究”指出,即使是具有独立通风系统的、有两层自动关闭推拉门、保持5帕斯卡负压的专门吸烟房,一旦有人进出,仍然无法防止烟雾泄露到其他房间。另外,通过共享天花板风箱、门上下两边空隙、压力差和气温差、电源插座、水管装置等,烟雾可以自由流通,“因此根本不存在独立通风系统且符合安全标准的吸烟室”。

据《劳动报》正在修订中的《上海市控烟条例》可能考虑允许机场、火车站等设置吸烟室。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立法大背景下,这一扇“天窗”引起各方高度关注和争议。昨天,世卫组织、复旦健康传播研究所等多家机构在沪联合发出呼吁:机场设吸烟室是倒退,上海应当100%实现公共场所全面无烟。

最新一版《上海市控烟条例修订案》(草案)目前正在向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征求意见。草案在原先征求意见稿的基础上,增加了两段内容,即“旅馆客房应当设置专门的非吸烟住宿楼层或者客房,鼓励旅馆经营者将旅馆客房设立为全面禁止吸烟区域。”以及“机场、铁路客运站、港口客运站以及有条件的室内工作场所,可以设置具有独立通风系统且符合安全标准的吸烟室。”

“法律要想行之有效,就要简单明了,便于执行。”复旦和新探两家机构专家均表示,一旦出现开了“天窗”的公共场所,就会为执法设置障碍,并且增加执法成本。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控烟和媒体传播高级顾问潘洁兰博士则表示,为了履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特定空间或环境应当完全消除吸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