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最多

 

猜你喜欢

至2025年

2020-07-19 22:22

穆伦表示,大众集团未来将投入200亿欧元用于建设十个电池工厂,平均每个工厂的造价约为20亿欧元,为实现2025年每年销售上百万辆电动汽车奠定基础。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在大众集团“排放门”事件爆发后,给企业带来了重大的信誉危机。德国时间6月16日,在“排放门”事件后首次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大众集团股东与管理层发生了激烈争执。当大众集团董事会主席潘师在会上就“排放门”事件道歉时,甚至遭遇到了个别股东欲将其赶下主持台的尴尬局面。

德国时间6月16日,在大众集团的第五十六届年度股东大会上,穆伦表示:“大众未来计划推出至少30款纯电动车型。至2025年,纯电动车的销量预计将达到200万到300万辆,占据大众集团总销量的25%。”

大额的罚单也接踵而至。近日,大众集团向美国一家地方法院提交“排放门”和解协议,欲支付约150亿美元用于回购美国市场涉及丑闻的近48万辆2.0升排量柴油车、赔偿车主,以及设立环境补偿基金等。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认为,目前国内新能源市场百家争鸣,大众的新能源之路注定不是一条坦途。

6月28日,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向美国地方法院提交了“排放门”和解协议,大众共将支付约150亿美元,用于回购美国市场涉及丑闻的近48万辆2.0升排量柴油车、赔偿车主,以及设立环境补偿基金等。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14年之久的大众辉腾今年宣布正式停产。大众方面曝出的计划是,将在2020年采用meb平台“重塑”辉腾,将其打造成纯电动汽车上市销售。这也印证了上述分析人士的论断。

免责声明:

记者注意到,这与此前大众集团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踌躇不前的形象对比鲜明。钟师认为,欧盟2021年排放法规的日益临近,同时为了改善在其“排放门”事件中的负面影响,加速了大众新能源战略的提出。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车型阵容的缩减,有利于大众集团降低开支。目前大众集团是全球研发开销最高的企业,甚至超过市值数倍于其的it巨头。穆伦的目标是,未来几年里研发预算占汽车业务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6%,低于当前的6.4%。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内外交困下,穆伦承受的压力前所未有。相比问题频发的内燃车业务,纯电动车型的研发成了大众未来新的突破口,穆伦表示:“到2025年,计划推出至少30款纯电动车型,将大众打造成全球领先的电动汽车制造商,重塑企业形象。”

另一方面,为了在接下来的数年内快速增加市场份额,同时摆脱向日本松下、韩国三星以及lg等供应商购买电池的现状,实现电池自给自足,大众还将发力电池技术,并将此作为一个新的竞争力。

此举被外界认为是大众用以弥补柴油发动机排放作弊的重要举措。按照规划,至2025年,纯电动车的销量将跃升至200万到300万辆,占据大众集团总销量的25%。

对于最近媒体热议的大众考虑在华建电池工厂事宜,大众集团方面表示,目前德国总部方面没有相关消息。大众集团cfo弗兰克·韦特称,公司尚未就新电池厂项目作出决定,只是进行了各种场景推演。(见习记者 龚梦泽)

关于产品阵容方面的更改,援引大众内部人士言论称,大众汽车集团旗下12个品牌目前总计有340多款车型,产品阵容庞大;在穆伦推行本次战略改革后,未来数年里有超过40款车型将停产。这些车型大部分年头已久,没有从利润角度对大众汽车集团作出贡献,甚至单车亏损额巨大。

如果将淘汰老旧车型比喻成“节流”的话,那么全力打造新能源电动汽车的战略部署无疑就成为大众的“开源”之举。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大众作为行业龙头,一旦方向确定将会加速很快。毕竟相比国内的自主品牌电动汽车,大众的品牌美誉度和辨识度优势明显;同时,旗下海量的车款在外形设计和装配环节也会让大众更为得心应手。

“前期大众的战略重心在混合动力车,大众一直在评估新能源的可持续性发展以及政策的走向,所以是边观望边推进,每一步都谨慎小心。”钟师向记者表示,但目前国内新能源市场已经是百家争鸣。跨国品牌有宝马、特斯拉,国内新创企业也是雨后春笋,大众的新能源之路注定不是一条坦途。

也有不同观点者认为,大众旗下海量的车款使得大众可以在新能源技术的多方案(纯电动、混合动力)中同步推进,选择最佳时机出击,进而应对市场变化。

上百亿美元的赔款对于大众现金流的影响不言而喻。随即大众宣布为了节省开支未来将有超过40款车型停产。大众集团ceo穆伦预计,此举使集团研发预算占汽车业务营业收入的比例降低0.4个百分点。